B座西窗
  “B座西窗”由扬子晚报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,意在以图文、音频、视频等方式,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、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、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​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。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。
城记 | 江浦春印象
2019-03-15 13:45  作者:王睿

江浦背依老山,俯临长江。也因此地貌多元。山地、平原、滩涂顺势而就,次第延亘;方圆不到十五公里之地,风貌错落有致。

十五年前,校区拓建,结缘江浦。当时,横跨南京长江两岸的桥梁只有长江大桥和二桥。从市区到江浦颇费周折,由清凉门向北,经大桥到浦口的桥北,再驶向西南,抵达江浦。即使坐班车一路畅通,也需近一个小时,更别提搭公交车了。江浦与市区、桥北距离皆远,颇有点茕茕孑立的味道,跟三四线城市的小县镇并无两样。江浦人说起去市区,也称为“去南京“。近些年,贯通市区和浦口的三桥、长江隧道、扬子江隧道相继通车;加之2015年江北新区成立,江浦的基建风生水起,地铁、快速路十来分钟便可畅达市区。在江浦安家置业的南京人也忽然多了起来。按照新区“人文绿都”的建设规划,江浦的生态自然得以有意识地保护开发。长江逶迤、老山叠翠、南审、工大的校区内莺歌燕舞,随处可见春的浓墨重彩,真真是踏青的好去处。

江浦校区依老山而建,巍峨环抱。校园内岗峦起伏,碧波荡漾,保持了原本地貌。

一个春日的傍晚,结束工作后闲庭信步,途径图书馆后的小湖泊。不期然,一丛星星点点的金黄,在一湾葱郁的掩映下扑面而来。湖畔垂柳初绿,金黄的花儿沿着湖岸线延绵;习习微风中,长长的花瓣犹如蝴蝶振翅,柔软的身段轻盈徜徉。脑海里即刻跳出《咏水仙》(Daffodils)的诗句:“When all at once I saw a crowd, A host, of golden daffodils; Beside the lake, beneath the trees, Fluttering and dancing in the breeze.” (“突然我看到一大片鲜花,是金色的水仙遍地开放。它们开在湖畔,开在树下; 它们随风嬉舞,随风飘荡。” )

大学时初读英国湖畔诗人华兹华斯的《咏水仙》,被诗歌音乐般的韵律打动。彼时尚未见过黄水仙,却因此生了好奇之心,也曾慕名前往华兹华斯撰写诗集的居住地——英格兰湖区;由于错过花期,也无缘一见。

在我心中,这首诗就是一朵温柔的云,黄水仙则是温婉而飘逸的。

虽说没见过实物,但眼前的景象,正是诗中所描绘的黄水仙的形象啊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说的就是这欣喜的不期而遇吧!记得诗的开头是“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”(我像一朵浮云独自漫游);看来“wander”(漫步)一词也是写实:诗人想必和我一样,在放空的状态下,才会被黄水仙这样低调的美物惊艳到吧。

倘若说黄水仙是湖畔的偶得一美,那校园的后山则是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。

图片

白日里,红花映水,绿柳扶风,山岗里弥漫着春的气息。一泓清池,活泼可爱的鱼儿戏水抢食;一山青翠,色彩斑斓的鸟儿婉转鸣唱。这里有独具老山特色的飞禽灰喜鹊,羽翼呈灰蓝色,是因古装剧《延禧攻略》而风靡色彩界的莫兰迪低饱和度色系,所谓时下流行的调色“高级灰”;一不留神撞色时尚,倒也与校园的青砖灰瓦十分相称。它们成群结队,拖着长长的尾翼,在葱笼的草木间优雅滑翔。

由教学区移步山岗,繁忙的劳作状态与悠然的自然环境瞬间切换,有种时空穿越的恍然之感。

图片

结伴在山间拾级而上,身心也会放松下来。红艳艳的海棠,粉嘟嘟的樱花,紫幽幽的二月兰,俏生生的桃花,毛茸茸的大芦苇,春意盎然。百花争艳,我却独爱这校园的杏花。一树树杏花白里透粉,乘着和煦的春风,雪花似的漫天飘舞。素净如斯,淡淡淹没在一片姹紫嫣红之中,安静地享受着春日的生机,也将一掬恬淡抹在路人的心上。择一棵杏树,背靠树干席地而坐,膝下的青草松软如棉,清香沁入心脾。杏花打碎了春光,为树下人裹上斑驳的光影。暖风拂过,花瓣在阳光的罅隙间簌簌飘落。香草为熏,春光为衾;叫人只想席地而卧,枕花入眠。

晚间,山岗间的空气格外清冽。眺望远方,墨色的天空映衬出比天色更暗的老山山脉的轮廓。一轮白月高高地挂在头顶的空中,在团团薄雾中悠悠穿梭。几颗星子散落在天幕,幽幽地一明一翕。一片宁谧中,偶尔几声春夜的蛙叫,“咕呱呱——”,带着起伏的旋律,是大自然不加雕琢的最原始的乐章。

我爱这江浦的春,你呢?

关于作者

图片

 姬琨 大学英文老师,爱周游爱文字爱探索,爱一切可爱。

来源:扬子晚报三城记

 

| 微矩阵

扬子晚报网(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