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座西窗
  “B座西窗”由扬子晚报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,意在以图文、音频、视频等方式,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、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、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​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。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。
文史 | 究竟是谁烧毁了圆明园
2019-04-16 14:28  作者:臧磊
作者:冯学荣
来源:《中国历史的侧面II: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》
 
图片
 
巴黎圣母院大火,让世人痛心不已。但还是有少数网友发布一些谬论,将其与火烧圆明园等同起来,认为这是“天道好轮回”。这种观点毫无疑问当然是错误的。不管是巴黎圣母院还是圆明园,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。哪一个被毁灭都是让世人痛心惋惜的事。再者,考察史实,那把火烧圆明园的大火,真的不是法军放的。本文是历史学者冯学荣的考辨。
 
 
是谁放火烧毁了圆明园?
 
100多年以来,稍有近代史常识的中国人,都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:“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。”
 
这个说法,在原则上,似乎没有什么大错。只是,如果深入到史料当中并从细节入手,则会发现,这种说法,其实仍然有过于笼统之嫌。
 
我从各方史料里面读出来的事实是—不是“英法联军”,而是“侵华英军”放火烧毁了圆明园,在那把持续了两天的熊熊烈火当中,侵华法军,似乎只是一个旁观者,而并未扮演什么实质性的角色。
 
首先,我要交代这个故事的背景。
 
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,英法联军杀入北京的时候,联军误以为咸丰皇帝住在圆明园(事实上咸丰皇帝那时正在热河避暑山庄避难)。这是英法联军杀向圆明园的最初动机——想活捉大清国的皇帝。
 
在向圆明园进军的过程中,侵华法军率先抵达了圆明园并开始抢劫园内的财物,而侵华英军的部队则在此期间迷了路并因而晚到了一天。
 
在晚清海关长期当官的美国人马士认为,是侵华法军带头劫掠了圆明园,而此后,是侵华英军放火烧毁了圆明园,而侵华法军实际上并未参与放火。
 
马士在其所著《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》中的说法是这样的:
 
……最后,(英国全权公使)额尔金伯爵希望破坏圆明园宫殿的建筑中,把它视为有些俘虏曾被虐待的地方,并作为计划损伤(大清国)皇帝个人尊严的一种办法……而(法军方面的)葛历劳士男爵则以为:这不过是对没有抵抗的乡村地点和别墅的一种破坏而已,他宁愿破坏北京城内的皇宫,因为那是最高权威的所在……(法军)孟德邦将军亲眼看到圆明园被他自己的军队所劫掠过,认为破坏圆明园是一种破坏文化的暴行,并不能产生所期望的结果,他拒绝协同去执行这种破坏。(英军)格兰特将军则反对去破坏皇宫,认为那是一种背信行为……因而,他(格兰特)着手去执行(英国全权公使)额尔金伯爵的命令来破坏这个避暑行宫(指圆明园)。这个命令发布了,在10月18日……二百多所建筑物,被(英军)格兰特将军指挥的军队,付之一炬……法国人劫掠了这个宫殿,而英国人又毁坏了它……
 
马士的说法,总结起来,是以下几点意思:

1.法军洗劫了圆明园的财物,而英军则提议烧毁圆明园。

2.法军不同意烧圆明园,法军说:要烧就烧紫禁城。

3.英军坚持要烧毁圆明园,法军反对,并拒绝参与。

4.英军一意孤行,下令自己的部队,独自烧毁了圆明园。
 
此外,民国时期的著名历史学家蒋廷黻也认为是侵华英军烧毁了圆明园。
 
蒋廷黻在其所著《中国近代史》附录里面,有一篇名叫《评清史稿:邦交志》的章节,该章节当中,有如下的文字:

后巴夏礼又力助法翻译官与载垣辩论,且措词失礼。载垣于是阳许之,而阴谋害之。次日晨,英、法译者归营报告,途遇僧格林沁之马队,英人被捕者二十六、法人十三,经二十日之监禁虐待,英人得生归者半,法人仅五名,后英人之焚圆明园者,即以报复也。撰《邦交志》者,何必隐讳其词若此……
 
蒋廷黻这段文言文,翻译成现代中文,是以下意思:
 
英国谈判代表巴夏礼奋力协助法国翻译官和(怡亲王)载垣辩论的时候,出言不逊。载垣于是表面上答应巴夏礼,暗地里却盘算谋害他们。第二天早晨,英、法两国翻译在归营报告的途中,被(清军)僧格林沁的马队抓走,英国谈判代表被抓了26人,法国谈判代表则被抓了13人。这些人被僧格林沁拘禁了20天,并遭到了虐待。其中,英国谈判代表只有一半的人生还,而法国谈判代表则只有5人生还。后来,英国人放火烧毁圆明园,就是对这件事的报复。写《清史稿·邦交志》的人,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一段呢?……
 
可见,蒋廷黻的说法也是一样的:是英国人(或说英军)烧毁了圆明园
 
我们再来看看法国大诗人雨果在他《给巴特勒上尉的复信》中的说法:

……有一天,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,闯进了圆明园,一个强盗洗劫财物,另一个强盗放火……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,一个叫法兰西,另一个叫英吉利……
 
显然雨果的说法,也是法军洗劫、英军放火。分得很清楚,毫不含糊。是英军烧毁了圆明园,而法军只是洗劫财物,并没有参与放火。
 
无独有偶,“火烧圆明园”事件的亲历者—法军方面的人员阿尔芒·吕西也认为是侵华英军放火烧的圆明园,法军并没有参与放火。
 
我们来读一读阿尔芒·吕西证言:
 
……世界第八奇迹(指圆明园),我们(指法军)刚刚将其洗劫一空,英国人又刚刚将其付之一炬。圆明园,这历经了数朝数代的杰作,是我平生所见最漂亮的东西,今生今世,再也无缘一见了……
 
我们再来看看当时法军的随军翻译埃利松在《翻译官手记》中的说法——埃利松也认为是侵华英军不顾法军的反对,独自放火烧毁了圆明园的:
 
……(英、法两军)各派出三个人组成一个六人委员会,委员会负责根据物品(赃物)本身的价值或艺术价值……以便可以平均分配……海淀的中国(大清国)百姓已经越过围墙进入公园(圆明园)……贪婪突然萌发了他们(海淀村民)身上那颗爱国主义(指怀念明朝)的种子,他们奔走相告说报仇的时刻已经来临,说这是老天爷要让清朝灭亡……周边的农民、海淀的无产者们,偷偷和帮助侵略军的中国(大清国)苦力勾结,进入园林中的宫殿……时不时有人高喊“救火啊”。他们慌张赶过去,任凭东西散落一地,他们用丝绸……床单……来扑灭已经烧到珍木壁板的火焰……英国人不顾他们盟军(指法军)的克制行为,独自派出了一支纵队,有条不紊地烧毁了圆明园里剩下的一切……宫殿被烧了,寺庙、珍宝馆、藏书阁被烧了……都化为了黑色的灰烬……(法军蒙托邦司令)说:“这些人(指英军)简直是太狂妄了,简直是虚伪透顶……”
 
可见,侵华法军随军翻译埃利松的说法,要点如下:
 
1.海淀村的大清国居民和法军一起对圆明园开展了洗劫。

2.海淀村的大清国居民在圆明园内放火,法军则开展救火。

3.法军反对放火烧毁圆明园,英军一意孤行独自放了火。

4.法军司令蒙托邦对英军放火烧毁圆明园一事,十分不满。
 
贝尔纳·布里泽对放火烧园的英军主要部队,作了非常仔细的考证,也收录在《1860:圆明园大劫难》这册资料中。他是这样说的:

……10月18日……英军到处张贴布告,宣布:(英军)格兰特将军下令捣毁圆明园,以报复英国俘虏所受的虐待。这一天,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,约翰·米契尔将军率领英军第一师的第六十来复枪团和第十五旁遮普团,连同骑兵旅共约三千五百人,向圆明园进发……成群结队的士兵们,分成小组,手持火把,向圆明园各处放火,圆明园内的建筑大多以雪松建成,极易点燃……工兵上尉查尔斯·戈登几天前参与了对圆明园的洗劫,现在又回来纵火……连续两个整天,浓烟形成的黑云,一直漂浮在昔日繁华富丽之乡的上空……法国人拒绝和他们(英国人)一道焚烧圆明园……
 
可见,放火烧毁圆明园的洋兵,其番号、人数、将帅名字……是十分清晰的——都是侵华英军的人。
 
那么,法军是不是一丁点儿火也没放过呢?恐怕也不是。我们来听听英军方面的人员、亲历者斯温霍的证言:
 
……当法国人在圆明园内部毁坏工作完成后,他们焚烧了皇帝的寝宫,退出庭院,搬到安定门外的一个村子驻扎……
 
斯温霍的证言,指证了法军在此前的劫掠中,放火烧毁了咸丰皇帝的寝宫,但是,这只是一起小规模的放火行为。
 
法军在几天之前小规模的放火行为,在英军方面还有一个证人,他是英军的吴士礼中校。
 
吴士礼中校在同一册资料中,是这样说的:
 
……我们的盟军(指法军)抢完了,也烧了多处宫殿,却反过来抗议我们……他们认为将圆明园完全捣毁,简直是哥特人的野蛮行径,令人诧异的是,当我们的高卢盟友(指法军)将那里的奇珍异宝洗劫一空时……这种评价居然没有闪现在他们向来堪称敏锐的头脑中……
 
综合上述的各种史料以及各家的说法,可以将事件的来龙去脉,作以下总结:
 
1.1860年10月5日,英法联军进攻北京,误以为咸丰皇帝住在圆明园,遂向圆明园进军。

2.1860年10月6日,法军率先抵达并占领了位于北京郊外的圆明园。

3.此时,海淀村的大清国居民翻墙进入圆明园开始抢劫,法军几乎同时也发起了抢劫。其间,海淀村的大清国居民和法国人,都对圆明园实施了小规模的放火行为。但是,这些小规模的放火得到了控制,对圆明园全园并未造成实质性的大毁坏。

4.1860年10月7日,英军抵达圆明园,加入了抢劫财物的行列。

5.1860年10月8日,英军谈判代表巴夏礼等人获释。英军随后获悉,有部分英国谈判代表于此前被清军杀死。

6.英军遂决定报复,提议烧毁圆明园全园。法军反对并拒绝参与放火。

7.1860年10月18日,英军一意孤行,私自决定烧毁圆明园全园,并开始了大规模的放火行动。

8.1860年10月19日,圆明园全园被侵华英军烧毁。

也就是说,不是“英法联军”,而是“侵华英军”,最终放火烧毁了圆明园。
 
冯先生的考辨文章厘清了火烧圆明园的史实。这并非是为法军开脱。毫无疑问,法军是一个侵略者的角色,是洗劫圆明园的主角。但在火烧圆明园这件事上,却的确是另一个侵略者——英军做的。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