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无双
  新上的电影,好不好看?这里会有第一时间的观影感受;热播的电视剧,值不值得追,这里会第一时间帮你扫雷;精神食粮不能丢,图书老记者为您推荐新书......当然,明星娱乐八卦,我们也都第一时间帮你搜罗。
《一声一世》“海归”乐器“尺八”一别千年,中国爱好者大多网上自学
2019-05-22 19:30  作者:孔小平

 “尺八”,对中国人来说很陌生。词条解释为“中国吴地传统乐器,后传入日本。竹制,外切口,五孔,属边棱振动气鸣吹管乐器,以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,其音色苍凉辽阔,又能表现空灵、恬静的意境。”

音乐人文纪录电影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31日将映,“尺八”这个活跃在《火影忍者》动画主题曲中的古乐器将首次“海归”,登上中国大银幕。据悉,目前中国仅有数百名尺八爱好者,他们通过网上日本演奏家视频在自学。

图片

尺八的前世今生

   记者查询资料了解到,尺八是隋代和唐朝宫廷雅乐的主要乐器。《新唐书·吕才传》记载,“贞观(627—649)时,祖孝孙增损乐律,与音家王长通、白明达更质难,不能决。太宗诏侍臣举善音者……侍中王珪、魏微盛称才制尺八,凡十二枚,长短不同,与律谐契”。

   因长一尺八寸,故称尺八。尺八发展到宋代时形成了五孔尺八,后经由当时日本的遣唐僧东传日本,保留至今。也就是说,尺八在1300多年前就已东传日本,融入日本本土。而在中国,到宋代时,箫、笛等乐器逐渐取代了尺八。 

   在电影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中记者也看到,在日本奈良东大寺,还保存着我国唐代传去的八支唐式尺八。制作十分精美,有的通体雕花纹和仕女像。

图片  

 

 电影讲述“尺八人”的故事 

  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作为纪录片并不“闷”,记者坐在点映场最后一排看到,没人提前离场,也没人玩手机。开场是一个路人随机采访:“你听说过’尺八’吗?”大部分人一脸懵,有人问“哪个尺哪个八”,有人以为是糍粑。笑料百出中只有一个老年人给出了正确答案:“尺八是一种乐器,唐代流入日本了。” 随机采访中又问道“有没有看日本动漫”,有人提起了《火影忍者》。其实《火影忍者》动画版的音乐,就是尺八演奏的,编曲者、演奏者是日本尺八演奏家、编曲家佐藤康夫,也是很多尺八爱好者心中的“大神”。

   电影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围绕着美国演奏家海山、日本演奏家小凑尚昭和佐藤康夫,以及中国河南的90后小伙徐浩鹏等“尺八人”的故事展开,穿插溯源了尺八历史,以及对尺八未来的展望。

   徐浩鹏因为爱动漫而接触到日本动画配乐,被佐藤康夫的音乐《宙》吸引,从此开始自学尺八。徐浩鹏的学习经历代表了中国仅有的数百位尺八爱好者,他们从网上下载日本尺八演奏作品和尺八乐谱。徐浩鹏用了一星期才艰难地吹响了第一声。

   小凑尚昭和佐藤康夫都来自尺八世家。其中新生代小凑昭尚将尺八与现代音乐融合,电影中有一段尺八与吉他等乐器的演奏,尺八在其中的辨识度非常高,也让整个音乐的丰富度与感染力得到提升。

    尺八的制作非常难,在细微中一点一点调试,售价很昂贵,要上万元。日本著名制管师三塚幸彦试图走出传统的尺八制管工艺,用现代工艺流程开发尺八制作的标准化,以降低尺八售价。他认为:“只有尺八成为标准化乐器,才能有更长久的生命力”。佐藤康夫也告诉记者,尺八取材于真竹的根部,要得到一根成品尺八,一千根竹子才能产生一根适于制作的原材料,因此尺八的造价非常高昂。 

       图片

   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是“尺八祖庭”

   电影里也突出介绍了尺八在中国的发源地之一杭州,西湖边上的护国仁王禅寺遗址被称为“尺八祖庭”。一根大型仿竹铜管斜穿过重约十吨的石块,并以其“竹根”一端撑持地面,与刻有“护国仁王禅寺遗址”八个字的巨石浑成一体。

   碑上曰:“据考证,尺八起源于东汉,盛于唐宋,唐时由中国传入日本,不久在日本失传。南宋时,日本名僧心地觉心专程到杭州护国仁王寺拜高僧无门慧开习禅,并学会吹奏尺八技艺。回国后创建兴国寺,传授尺八,在日本古代禅宗中称“法灯派”。”

   电影中,杭州当地一位僧人接待来访的小凑尚昭,两人用尺八对吹了一段电视剧《白娘子传奇》的主题曲,虽引得点映场观众哈哈大笑,但被尺八的音色惊艳到。有观众表示,尺八的声音一出现,就感觉自己融到了一个温柔的时光里。该片此前杭州路演时当地10位年轻尺八爱好者还在观众席站着进行了一段演奏。 

图片

【记者专访】

   日本演奏家佐藤康夫惊叹南艺学生能秒吹 

    “尺八·一声一世”系列IP将更多元出现 

 

   那南京人对尺八是什么感受呢?21日,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的主演佐藤康夫受邀到南艺参加“中日青少年交流促进年纪念”活动,他举行了尺八演奏会,演奏了《紫铃慕》《无常》、《再会》和《每当想你的时候》等。南京艺术学院演奏厅的座无虚席,可以说明这个小众古老乐器的魅力。

   佐藤康夫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,其实他演奏的第一首《虚铃》尤其特别,是当年从中国带到日本的唯一一首尺八乐曲。缓缓流淌出的声音裹挟着苍凉辽阔粗犷凄厉之感,顿时让人进入尺八的空灵世界。

    他有些忧心地表示,尺八虽发扬于日本,但在日本也属于古老乐器,年轻人不太愿意接触。这些年他到过中国的北京、西安、广州等地,意外发现不少年轻人愿意了解和学习它。这次在南艺,他邀请同学上台近距离体验尺八,指导他们如何吹响尺八,“这些同学有学长笛的,居然很快就能吹响”,他觉得不可思议,甚至当场建议学校开设尺八专业。

    那尺八与笛子有什么共通之处呢?他告诉记者,尺八与笛子都是竹子做成的,音质上差不了多少,但音量不同,尺八要更多一些。另外,笛子音色相对明亮轻快,而尺八比较低沉、苍凉。

    “不过尺八也确实非常难学,很难吹响,容易让人有挫败感。我家小时候到处是尺八,我4岁时第一次吹出声。幸好当时我吹响了,不然我现在可能在另一条人生道路上。”佐藤康夫告诉记者,父亲和哥哥都是尺八演奏家,祖父是已故的第一代尺八演奏家佐藤锦水。

     佐藤康夫最为中国人熟悉的就是日本国民动漫《火影忍者》的原声音乐。他当时接受《火影忍者》歌曲演奏的委托,是经过思考的,想通过动画这个形式向年轻人传递“尺八文化”,“没想到中国观众对这个配乐也非常熟悉,我常在中国的活动中被要求吹奏它。”他还做了更多尝试来传递尺八文化,比如给歌舞伎版《妖猫传》和《阴阳师》做音乐总监,尝试电影配乐,跟科技结合,从3D、4D技术上去感受尺八音效。 

     通过电影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这个影像载体,尺八这个“海归乐器”即将被更多中国人知道。记者也发现,不少人心中已种下了尺八的种子,21日晚上南京的点映现场,有多位南艺同学跟到了电影院,向佐藤康夫表达学习愿望。记者也从电影里看到,中国台湾的蔡鸿文是中国第一个尺八研究生,他在武汉音乐学院开设了中国唯一的尺八课程,带了多名学生。佐藤康夫表示,他一直有个愿望,就是跟中国尺八演奏者合作作曲。

     记者还了解到,《尺八·一声一世》导演聿馨已搭建多个中日交流活动把尺八带回来,在长城、杭州、青龙寺吹响尺八,在北京、上海举办尺八演奏会等等。聿馨坦言,古代和现代从来就不是对立的,尺八会跟现代音乐产生更多的化学反应,今后“尺八·一声一世”系列IP会以更多元的方式跟大家见面。      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孔小平

 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