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座西窗
  “B座西窗”由扬子晚报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,意在以图文、音频、视频等方式,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、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、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​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。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。
繁星 | 5月,黄桥粉青也被送去“洞房成亲”
2019-05-23 12:25  作者:华明玥

  一提起黄桥,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黄灿灿、香喷喷的黄桥烧饼。那可是长江北岸苏中的古镇黄桥。谁知道在大江南岸、姑苏城外、虎丘山下,竟也有一个同名的所在?而且那里还盛产可以与黄桥烧饼齐名的青鱼“黄桥粉青”。草长莺飞时节,我带着好奇,第一次踏进了那属于烟雨江南的黄桥。

  这里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!一进入黄桥,满眼都是水,满面都是雾,水雾、雨雾、花雾,飘飘洒洒,纷纷扬扬,似乎进入了一个梦的世界。它的一东一西分别是碧波万顷的太湖和阳澄湖,境内池塘星罗棋布,河流纵横交叉。这里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渔村。相传春秋末年,黄桥境内一片湿地,越国大夫范蠡在灭吴后隐迹江湖,与西施在此养鱼。明建文帝年间,朱元璋后裔朱顺公为躲避皇室倾轧,亦曾隐居这里,筑堤养鱼。清末民初,黄桥淡水渔业已远近闻名,养殖的黄桥粉青,已驰名苏沪一带。

  过去,黄桥淡水养殖的家鱼主要有四种:青鱼、草鱼、花鲢、白鲢,青鱼为上品。粉青又是青鱼里的上品。因它背脊部位的颜色呈淡青色,又恰似抹上了一层银色的粉,故名“粉青”。

  早年,黄桥粉青常常被水乡渔民作为馈赠亲友的佳品。一早,渔民划着一叶轻舟,穿过晨雾,迎着朝阳,来到苏州或者上海城里走亲访友,捎上一两条粉青,那可是浓浓的一份乡情啊!傍晚,他们办完事,则满载一船晚霞,堆满一脸笑容,伴着水声、橹声、渔歌声,又回到了小桥流水人家。

  我的家乡南通,也视青鱼为上等佳肴。记得小时候,每逢过年,我外婆总是将它烧好,一碗一碗地放在橱里。因它刺少肉鲜,再浇上些许的醋就更开胃了,常常我一个人一顿就能挖掉一碗。吃得嘴咸了,就咕咚咕咚地灌水,外婆笑着说:“伢儿啊,这下子鱼要在你肚里游水了!”

  黄桥粉青的繁殖十分有趣,我们在养殖场见到了从未见过的粉青种鱼,其中有五六条是“镇场之宝”,每条都在七八十斤以上,多数都有四五十岁了。渔民逮住其中一条大的称量了一下,我的乖乖!居然有102斤重,1.59米长,修修长长、粉粉扑扑,简直就是一个成年女子的身高和体重。

  更有趣的是每年五月,这些鱼“祖宗”被打捞起来,一公一母配成对,然后好像知道要到哪里去一样,乖乖地、笑眯眯地躺在花轿一样的担架里,被送入各自的“洞房成亲”。也是“一夫一妻”制,一对鱼儿一个水池。这下好了,整个繁殖场地的池子里可热闹了,一夜到天明,云里雾里的,不是这扑通,就是那里扑通,鱼儿们扑腾着扇子一样的尾巴,忙乎着繁衍后代。一条母青鱼,个把月下来,至少能产一百万尾“细如针缕”的鱼苗。这些鱼秧被发往大江南北的鱼塘湖泊,于是全国好多地方便有了黄桥粉青的嫡亲后代。只是嫁出去的“儿女”,到底跟土生土长的有点不一样。要想品尝正宗的黄桥粉青,那还得到姑苏城外、烟雨江南的黄桥。 

作者:张王飞 来源:扬子晚报 编辑:华明玥
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