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无双
  新上的电影,好不好看?这里会有第一时间的观影感受;热播的电视剧,值不值得追,这里会第一时间帮你扫雷;精神食粮不能丢,图书老记者为您推荐新书......当然,明星娱乐八卦,我们也都第一时间帮你搜罗。
咏梅谈《小欢喜》:如果事先知道高考的残酷,不会让孩子为高考而降生
2019-08-22 00:37

图片

 “掉头发,我陪您一起。”

《小欢喜》播至第33集,当季杨杨得知刘静生病的消息后,毫不犹豫地剃光了自己的头发,帽子拿下来的瞬间,刘静和季胜利的表情从惊讶转为感动,刘静和季杨杨拥抱在一起,这个家庭的关系从最开始的对抗终于走向和解。这个视频片段被观众迅速传播,#季杨杨剃光头#登上热搜。
 
在《小欢喜》中,刘静和季胜利一家是相对特殊的一个家庭,因早年在外地工作,导致这对父母与儿子季杨杨缺少沟通产生隔阂,儿子高三后,夫妻俩调回北京工作,试图重新进入儿子的内心。
 
在浙江卫视的采访间里,刘静的扮演者咏梅身着运动衣,头发随意扎起,她是这样评价刘静的:“为了陪伴丈夫,刘静放弃了孩子,再次面对孩子时,她觉得愧疚和遗憾,所以在高考期间,她做了一些和其他家长不一样的做法。” 
 
为了能够真正了解孩子,刘静和季胜利试着去体验孩子的爱好,比如来到赛车场学着季杨杨的样子感受速度和漂移,刘静的善良和可爱,在观众中圈了许多粉。
 
咏梅说,刘静这个角色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态度。
 
1995年,刘静因为《牧云的男人》开启了演艺生涯,2019年,她凭借《地久天长》一举夺得柏林影后。对于表演,咏梅一直低调而轻松。咏梅的婚姻也一贯保持低调,与原黑豹乐队键盘手、主唱栾树结婚后,至今没有生子。在出演《小欢喜》之前,咏梅是在陪伴自己的侄女备战高考中,了解了高考的残酷和不易。
 
“高考太残酷了,因为我自己没有孩子,如果我事先知道高考这么残酷的话,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因为高考而降生,太残酷了。”
 
图片
 
而在感受了《小欢喜》中三个家庭在高三这一年的喜怒哀乐后,咏梅更用一句话总结:“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爱应该是理解。”
 
在隔壁方圆家,方一凡追寻艺术的梦想屡屡被童文洁阻拦;宋倩家更甚,乔英子追寻天文的梦之路一波三折,剧情发展至今,英子甚至有了抑郁的倾向。在高考面前,孩子真正的兴趣爱好显得那么不值一提,父母想要孩子做的,和孩子真正想要的似乎总会产生错位。
图片
 
在孩子与父母的关系上,咏梅说:“从旁观的角度来说,我觉得成功的家长没有那么多。所谓的成功,说的是在理解孩子的角度上。很多时候,孩子是违背了自己的意愿,或者说是为了满足父母而强加给自己意愿。所以在刘静身上,多多少少要体现一些(理解)这个方面。”
 
刘静对孩子的理解,不仅体现在季杨杨身上,还体现在刘静和乔英子这段跨越年龄的友谊中。咏梅说自己印象最深刻,也最喜欢的戏就是和乔英子的这条友情线。两人在天文馆偶遇,慢慢成为了朋友。刘静会倾听英子的内心想法,从朋友的角度给英子建议,也会从母亲的角度告诉英子宋倩的感受。乔英子在家中不被理解的痛苦在温柔的刘静这里得到了释放,在英子心中,刘静早已不是阿姨的身份,而是一位珍贵的“朋友”。
 
图片
 
谈及《小欢喜》中的小演员们,咏梅给予了很高的评价:“这几个小演员让我对这一代年轻人刮目相看,他们的松弛、自然是与生俱来的,有些方面我得向他们学习。” 她赞赏郭子凡的表演:“剃光头那场戏对子凡的改变很大,从一开始他能够接受自己剃光头这件事情,到他很用情的去表演,他心里的温度因为这场戏而升温了。”
 
《小欢喜》接近收官,戏中的季杨杨与父母拥抱落泪,方一凡终于获得父母理解走上艺考之路,乔英子考南大却仍然受阻。在高考大幕下,在剧中将近半年的时光里,三个家庭正慢慢与各自的小欢喜接近。咏梅说,“能生活得很好,过得幸福、快乐,不仅仅要通过高考这一条路。这是刘静通过对生活的重新认知得来的观念”。也许,正如第一集里方圆在气球上写的那句话:“考上还是考不上,小小欢喜才是好”。
 
扬子晚报记者 张艳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